当前位置:主页 > 医院文化 > 文学园地 >

大医精诚 上善若水
浏览人数: 发布日期:【2014-11-14】

前一阵子运城的雨水很盛,让这个降水不是特别丰富的城市仿佛突然间变成了梅雨季节的江南小城,也让我在工作之余注意到了“水”的概念。

学医之初,就了解到了水占成人重量的60%,在婴儿体内甚至达到80%,当时只是很懵懂地有个直观的印象:看来水很重要。

逐渐地,随着知识和人生阅历的积累,我对“医学”,对“水”又有了更成熟些的感悟。《老子》中提到:“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所谓为善,就如同水的性质一般,可以默默地泽被世间万物而无所求,淡然处于世人关注的焦点之外,此既接近道之所属啊。

如果把 “医学”和“水”这两个看似毫不相关的概念联系在一起。正所谓“无恒德者,不可以作医”。医学要求的也正是如此啊。在学校时就听说现如今的医患关系多么多么的紧张,虽然不乏各种主观刻意夸张之说辞,但医患矛盾确实已成为一种不容忽视的社会现象。在这个经济高速发展的年代,社会进程强力的引擎撕破了过去百十年间自发建立并禁锢的传统,仿佛就在一夜之间,各种矛盾出现在人与人之间,毫不意外地,“大夫”和“病人”也未能免俗。新闻中,闲谈里,各种激进的、不激进的医患矛盾逐渐地成为了一种常态,让人在无奈的同时只能鸵鸟般抱着侥幸的心态继续前行,不夸张地说,严重之时,甚至到了医生人人自危,患者谈虎色变的地步。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我们做的每件事可能微不足道,但就如同一条条细小的溪流一般,当千万条涓流汇集为河,千万条河汇入大海之时,方可理解每滴水珠之弥足珍贵。目前,我已经轮转学习两个月左右了,在这段并不算久的日子中,已然领教了临床工作的复杂,医患沟通的重要以及以上信念的必要。

一次傍晚,我和我的带教老师(也是当天的值班医生)刚刚忙完一台急诊手术,我先回到病房并发现了问题。情况是这样的:一位今天刚刚做完手术的病人的家属由于病人伤口辅料渗血而十分担心,偏偏又一直找不到大夫咨询,情绪相当不满。接到护士消息后立即赶到的我一走进病房,就感受到了家属的敌视。虽说心中暗暗叫苦,但也只能硬着头皮迎上去。果然,病人家属堆积的不满终于有了宣泄口,说实话,忙了一下午后我早已身心俱疲,一回到病房又收到这么隆重的“招待”实在是让人吃不消,尤其是对方不分青红皂白就是劈头盖脸一阵质问,心中难免委屈。

有那么一瞬间,险些就要爆发出情绪来。万幸最后还是忍住了。人之待我,正如我之待人,稳定了情绪后,我很快地完成了思考:当你面向平静的水面时,看到的正是自己的倒影。为什么不能这样换位思考一下呢?家属之所以不满,肯定有他们的原因,如果不是迫不得已,有谁会对医疗救治自己的医生恶语相向?内在的信念可以决定外在的行为。接下来做的,就是平静接受家属的指责,耐心解释其中的误会,努力让患者明白病人的情况不要紧,医生不在是因为工作忙等等,与患者家属建立起良好的沟通与彼此的信任。经历了倾听,解释,安抚这么几个步骤后,效果显著,最后,就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其乐融融的局面了。

虽是一件不起眼的小事,但也充分说明了沟通理解与医学中“水”的重要性,也为我以后的工作积累了宝贵的经验。刚从学校出来,才接触复杂的临床工作,有太多的东西需要学习和完善,不仅仅只局限于专业技术方面,还有更多与病患沟通交流,建立信任的态度与技巧,全心全意地做好自己的工作,须知,人之待我,正如我之待人。虽然前些日子城市的雨水多的让人出行十分不便,但我十分希望,我们中心医院的“医学”之“水”能够多多益善,不仅滋润医患,更滋润人心。

轮转医师 李东迂

Copyright 2005-2017 版权所有 运城市中心医院 晋ICP备15009541号-1
东院地址:运城市河东东街3690号 西院地址:运城市红旗西街173号
服务热线:0359—96555 网 址:www.ycch.cn 技术支持:浪狐科技

医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