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医院文化 > 文学园地 >

好累
浏览人数: 发布日期:【2013-03-11】

记得去年的这个时候写过一篇日志,题目叫《整个二月》,那个二月,到现在留在我脑海的印象只剩“忙碌”二字,细节方面早已忘得一干二净。而今年,有过之而无不及,科里每个人都被压得喘不过气来,因为忙碌,情绪表现便与平日有很大差别,有的闷着头不言语,有的烦躁得不想理睬任何人,有的开朗点的自寻安慰和开心,在我看来,每个人都象一个被拉至最大幅度的弹簧,凭着全身的力气在努力地紧绷着坚持着,若遇一点外力或挫折,断掉便是最直接的结果。

好无奈,记得以前常说一句话“中国最不缺的就是人了”,可是现在,科里招个人竟是如此之难。好几个月了,贴布告、求爷爷告奶奶、说好话说软话,使出浑身解数,逢人就讲“给我们找人”,象个祥林嫂,反反复复絮絮叨叨,明知道惹人生厌却不得不一遍遍为之,真是将个人自尊放得低得不能再低。

工作多了不怕,只要一切水到渠成,只要一切按部就班,只要一切井井有条,力气是什么?出了会再有;累点怕什么?坚持就是胜利。最怕乱,乱得没有章法,乱得没法管理,乱得无人为之。

当每天面对着电脑上越来越多的手术通知单时,我的心里真是喜忧参半。谁不希望这里永远是门庭若市永远成为这个城市这个行业的龙头老大?可另一方面,看着一个个精疲力尽的同事,看着一个个一路小跑的背影,看着一摞摞高高的敷料器械包,我的心里总有一丝悲壮的成分。为什么如此努力为什么如此卖命?难道只是为了谋生?还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还是那种发自内心的深深的正义感使命感神圣感?

最深的悲哀是看不到希望,看不到尽头,得不到肯定,得不到认可。辛苦如此,物质利益暂且放在一边,名誉上的哪怕是口头上的表示一下同情的都没有,是我的悲哀还是上司的悲哀?

每天晚上,当我脱掉那身盔甲换上自己的鞋子,逃一样地离开科室的大门时,我得到了表面上的片刻的放松,吹拂着丝丝缕缕的春风,才想起自己的这一身冬装和靴子是不是早就应该被塞进衣柜了?可是在次日早晨,被闹钟叫醒后,匆匆的洗漱,匆匆的填肚子,匆匆的收拾东西,匆匆的就又披上昨日的行头踏上了上班的路途。选择了这个职业,注定了这辈子不能做一个优雅的女子,那种“君当仗剑,大杀四方,妾自抚琴,浮沉随郎”的小鸟依人式的恩爱场景永远不会在如我之类的女人身上上演。

 惟愿,这样的高峰期持续的时间能短些再短些,让我们好好喘口气,以便能有力气继续走下去。 

沙琪玛 文

http://279892368.qzone.qq.com

 
上一篇:累和乐
下一篇:演员于是之
Copyright 2005-2017 版权所有 运城市中心医院 晋ICP备15009541号-1
东院地址:运城市河东东街3690号 西院地址:运城市红旗西街173号
服务热线:0359—96555 网 址:www.ycch.cn 技术支持:浪狐科技

医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