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医院动态 > 医院新闻 >

我和我的祖国征文 | 无影灯下话沧桑 外科生涯五十年
浏览人数: 发布日期:【2019-11-05】

我和我的祖国征文 | 无影灯下话沧桑 外科生涯五十年

5日

 

无影灯下话沧桑 外科生涯五十年

我1967年毕业于长治医学院医疗系。毕业后分配到雁北广灵县人民医院外科工作六年,于1974年调回运城地区人民医院(现运城市中心医院)外科工作至退休,历任肿瘤科主任、普外科主任、大外科主任、主任医师,兼山西医科大学外科学教授。

 

从事外科工作半个世纪,特别是当自己成为一位癌症患者,并得到了及时诊治后,感触良多!

 
 

一、缺医少药的困境

 
 

我曾在缺医少药的贫穷的山区广灵县人民医院工作了六年。当时的县医院只有30张床位,10多位医护人员,一台30毫安的X光机和只能做三大常规的化验室。只能做些阑尾、疝气、肠梗阻、胃穿孔、剖腹产等小手术。记得我们给一位患者做阑尾切除术,使用当时极为盛行的针麻。开刀前我们与患者齐声背诵毛主席语录“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背诵完后就开刀。这时患者突然痛得大叫,我们劝慰患者,只好改为局麻,才使手术顺利完成。今天看来非常可笑,但当时情况就是这样。

 

1974年的运城地区人民医院也是设备不全,人员紧张。当时全院只有一台心电图机还固定在内科病房。外科医生诊治疾病主要靠一个听诊器(望、触、叩、听)和一把手术刀。因设备简陋,难免有误诊。我记得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有位60岁左右男性患者因上腹痛住入外科。我和主治大夫一起检查发现患者腹肌紧张,有压痛和反跳痛,化验检查血象高。我们考虑可能是胆囊炎、胃穿孔、高位阑尾炎或胰腺炎?最后决定“剖腹探查”。打开腹腔后,方知我们诊断错了,好在当时医患关系融洽。那时门诊若有台心电图机该多好哇,至今想起都非常愧疚!

 
 

二、东风吹来满眼春

 
 

我见证并参与了我院改革开放四十年之巨变。

 

医院规模:由以前占地面积70亩,300多职工,300多张床位的县级医院,发展为今天占地193亩,2100多职工,2000多张床位的三甲医院。

 

医护队伍:四十年前仅有一位儿科副教授,八十年代初仅有两位硕士研究生,现有高级职称270多人,中级职称530多人,博士、硕士研究生410多人,形成了良好的人才梯队。

 

医疗设施:四十年前仅有两台200毫安X光机,现在我院有全国一流的进口彩超、内镜(OLYMPUS)、CT(GE256排CT)、德国西门子3.0核磁,有装备优良的检验科和病理科。

 

医学水平:以前我院是山西医学院教学基地,现在是山西医科大学第八临床医学院。特别是近三年来,我院每年都派出一批又一批中青年骨干医师赴欧美等发达的国家去进修、学术交流,同时请国外知名学者来我院讲学。

 

医疗技术:二十一世纪的医学是“微创”的新时代。1987年我从北京协和医院进修一年回来后,在我院开展了首例肝癌肝切除术和甲状旁腺腺瘤切除术。当时手术切口大,出血多,创伤大,住院时间长。现在用腹腔镜“微创”方法做肝切除术,切口小(2-3cm)、显露清楚(手术野放大2.5倍)、出血少、手术时间短。难怪我的学生们笑着对我说:“卫主任,你已被时代淘汰了......”

 
 

三、祖国在我心中

 
 

1993年4月至1995年5月,我有幸担任山西省第六批援多哥卡拉医疗队队长。

 

在缺医少药的多哥,每天我们有做不完的常诊和急诊手术,同时面临着疟疾和艾滋病的侵害和威胁。但一想到祖国和人民的重托,心中油然升起一种自豪感和荣誉感。我们救死扶伤赢得包括从总统到下层各界人士的赞扬。

 

记得有位严重腹膜炎的女性患者,腹痛高烧数日,我通过腹穿抽出许多脓后,连夜就给她做了急诊手术,打开腹腔全是脓液,而且臭极了。我们用了10瓶盐水和5瓶甲硝唑液体反复冲洗,手术历时两小时,患者终于获救。我拖着疲倦的身体走出手术室时,只看见黑人朋友们举着大拇指赞扬道:“中国大夫好!”

 

回国前半个月,我在做最后一台手术时,患者的血溅到我的眼晴中,术后我虽然立即用了大量的自来水冲洗,但对艾滋病的恐惧,使我心神不宁。我立即让黑人护士给该患者抽血化验以确诊。然而,化验结果需要一周才能出来。这七天,真长如一年啊!一周后,结果出来了,阴性!我才如释重负!

 
 

四、亲身感受医疗技术的突飞猛进

 
 

2018年10月体检时发现我患前列腺癌,在无任何症状的情况下,查PSA(前列腺特异抗原)为12.85 ng/ml(正常值为0-4 ng/ml)。直肠指检发现我的前列腺左叶有1.5cm硬结,核磁检查发现前列腺左右两叶都有肿瘤。我的癌症能早诊断早诊治,得益于我院改革开放四十年之巨变,得益于我院有最先进的医疗设备和最好的医疗技术。

 

给我做手术的是西京医院泌尿科杨晓剑教授,使用腹腔镜“微创”方法(脐下1.5cm小切口),仅用1小时手术就顺利完成了。完整地切除了前列腺,包膜完整,切缘干净,出血很少,尿道与膀胱颈部吻合非常满意。以前这样的手术,脐下要切15cm大切口,手术需要4-5小时且出血量大(>1000ml),吻合困难。本人切身体会到“微创”技术的优点和好处。

 

杨教授能来我院给我做手术,得益于我院与全国各大医院(北京,上海,天津,西安,郑州,太原等)有着“凤还巢”的业务联系。

 

虽然我已被“微创”新技术“淘汰”了,但是“医者仁心”之情怀却与日俱增。2018年8月首届医师节,我荣幸地被评为“运城市医学功臣”,给我五十年外科生涯画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文\退休医务工作者 卫亚希

1.首例肝切除手术(中间为作者)

图2.在援非医疗队

 

 

 
 

Copyright 2005-2019 版权所有 运城市中心医院 晋ICP备15009541号-1
东院地址:运城市河东东街3690号 西院地址:运城市红旗西街173号
服务热线:0359—96555 网 址:www.ycch.cn 技术支持:浪狐科技

医院官方微信